欢乐生肖产品
欢乐生肖产品 您现在的位置: 欢乐生肖 > 欢乐生肖产品

欢乐生肖 :《科技与创新-10》国产通讯软件输出首例!Juiker让世界看见台湾软实力

  加入日期:2019-10-29 15:03    点击量:4757
来自欢乐生肖的报道:2018-07-23 08:00

源思科技总经理黄肇嘉。(图片由工研院提供)

〔财经频道/综合报导〕国产实时通讯软件揪科(Juiker),为台湾国产通讯软件海外输出且成功打入越南市场的首例。而打造揪科的是工研院新创公司源思科技,该公司总经理黄肇嘉以做“产品”的态度来做软件,突破台湾软件业者普遍以系统集成为主业的现况,开创出自己的蓝海。

台湾的自由气氛,加上市场开放环境,让国内网络软件业者在产品一上市,就必须面对全球竞争。2013年底,实时通讯软件在台湾的发展看似大局底定,韩国的Line、美国的WhatsApp、以及到中国大陆出差必备的微信(Wechat)几乎瓜分了所有使用者的手机空间,但谁又能想到,国人自行研发的揪科,却能异军突起,上市3个月即缔造百万次下载量, 而它的“Made in Taiwan”血统与政府公务采用,更创造了丰沛话题。

究竟揪科有什么魅力,在看似容纳不下任何竞争者的实时通讯软件市场,开创出自己的蓝海?
打造揪科的源思科技创办人黄肇嘉毕业于麻省理工学院电子工程学系学士、硕士,东京大学电子学博士,曾于美国快捷半导体(Fairchild)、贝尔通讯实验室(Bellcore)任职,参与全球第一个模拟音讯转数码音讯的IC芯片开发,与非对称数码用户回路(ADSL)技术,他也在2000年新创成立金融资安公司,对创业并不陌生。推荐黄肇嘉加入工研院的李世光就曾形容:“全世界最好的大学都被他念完了,这样的人才怎么能够放过?”

黄肇嘉在工研院期间,带领团队开发台湾第一个“以太网芯片组”;之后带领团队投入“Juiker(揪科)云端通讯服务集成平台”计划。黄肇嘉解释,这个计划最初仅是一个大计划中的“10%可以自由发挥创意的那一部分”,相对上更有弹性,“正因为这样的弹性,可以让我们在产品定位上想得更清楚。”

“开发揪科之初,商业模式的思考比技术层面来得多,”黄肇嘉回忆,团队反复思索产品定位,以及台湾在实时通讯软件所扮演的角色。“Line、WhatsApp都是国外的软件,台湾需不需要有自己的OTT平台?”黄肇嘉分析,2012至2013年时手机的实时通讯App,清一色走大众市场,企业的OTT平台几乎没有,就连IBM也是到了2014年才宣布要做B2B的App,而这正是揪科的切入点。

2013年底,揪科正式在iOS与Android平台上架,3天内在iOS平台社交类下载排名从第五名冲上第一名,不到3个月就创下百万次的下载量。不少使用者冲着“爱用国货”的心态下载,也有不少是看中揪科的节费效果;而新政府建议公务沟通改用揪科的一纸公函,更是让揪科一时声名大噪。

“很感谢政府对我们的支持,”黄肇嘉的微笑中有苦涩,揪科下载量暴增的同时,他坦言当时市场还没有B2B的企业通讯软件与服务,要让市场接受新的商业模式是一大挑战,在政府力挺下,不禁让团队信心大增,也让市场了解揪科切入B2B市场的价值。

揪科上线初期的热烈回响,并没有让团队迷失在掌声中,尽管大众多拿揪科与Line比较,但黄肇嘉认為,“我们从来不觉得自己在跟Line竞争,”揪科锁定B2B市场,最终还是要给企业员工使用,也就是“B2B2C”的概念,就像每个人会用Gmail、Hotmail等免费信箱,但也会有公司信箱一样,要服务企业,总会关照到终端使用者。

从企业角度来看,包括Skype、Line、影音网站等直接在网络上提供服务的OTT平台,正逐渐侵蚀电信业营收,揪科透过电信软件化,将软件架在既有的电信平台上,让电信业客户有新鲜感、提高黏著度,帮电信业者加值,“也就是要做电信业者的伙伴,”黄肇嘉解释。

例如:企业分机行动化功能,桌上分机来电可自动转到手机,重要电话不漏接;相对的,员工在外用手机打电话,话费由公司买单,还可显示公司分机号码,如同在办公室用桌机打电话。黄肇嘉说,这样的功能是硬件是做不到的,需要透过软件达成。此外,为了区分公务与私务,大陆门号或台湾门号,过去一个人可能需要好几支手机,现在只要安装揪科,一个软件就可管理多个门号。

揪科首创“联邦云”资料在地化特色,也打中了企业政府的资安需求。在网络地球村追求平台开放的趋势下,揪科的资料在地化锁定独特的市场定位:聚焦企业市场,与电信业者形成伙伴关系,正是揪科如今成功输出海外的关键。

“近期发生的脸书5,000万用户个资外泄,让揪科的资料在地化功能,备受市场关注,”黄肇嘉解释,不管是Line、微信、WhatsApp,用户的资料都集中存在各公司所在国,就企业组织等对资安等级需求较高的用户而言,资料在地化不仅可降低资料外泄风险,还能提供企业客户做加值运用。“正是‘联邦云’功能,让越南VNPT主动找上我们,”黄肇嘉说。

源思为VNPT打造名为“Karo”的企业通讯软件,由源思负责平台技术营运,资料则留在越南当地,发展在地服务。Karo上线3天内就创下25万次的下载量,为公司国际化踏出第一步。黄肇嘉也透露,类似的国际合作案预计还会有几个,“今年成绩会不错。”

台湾以信息硬件的设计制造闻名于世,反观软件外销成功案例却屈指可数,源思这次与越南最大电信业者合作,缔造我国软件输出的重要里程碑。黄肇嘉认為,台湾软件产业过去以系统集成为主,即便有自己的软件,也是在帮助系统集成,软件人才普遍缺乏“做产品”的经验,一旦做出自己的产品,又很难抗拒“客制化”的诱惑。源思做“揪科”这个产品,就是希望走出一条不一样的路。

在坚持开发产品的路上,源思团队也吃了不少苦头。“我们在软件架构上,花了很多的力气与时间,”黄肇嘉表示,软件开发的设计思考很重要,同样的功能,小系统与大系统在设计上截然不同,源思花了整整3年的时间,用“做产品”的心态,努力提高稳定性,希望达到电信规格等级。

黄肇嘉分析,2014年脸书以190亿美元收购WhatsApp,市场才发现OTT实时通讯平台的价值,也为2013年底上线的揪科迎来第一个高峰;2018年,脸书个资遭泄则凸显资料在地化的重要,为揪科带进第一个国际客户。新创事业除了团队本身努力,时机也是关键,“时机对了,只要站在浪前面,浪会推著你走!”

站上浪头的源思科技,现已蓄积了深厚实力,正等待一波波大浪袭来趁势攀向颠峰。

(文转载自工业技术与信息月刊/作者王佩华)